北湖在线,北湖新闻网,北湖信息网,北湖信息港,北湖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北湖学校 >

高三学生跳楼伤势还未康复 学校停了医**费?

时间:2018-01-14 04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2014年的最后一天,大街小巷弥漫着新年的快**铡18岁的杨子躺在徐州康复医院5楼的病床上,妈妈给他换了一片尿不湿,满面愁容地坐在旁边守着他。20天前,学校

2014年的最后一天,大街小巷弥漫着新年的快**铡18岁的杨子躺在徐州康复医院5楼的病床上,妈妈给他换了一片尿不湿,满面愁容地坐在旁边守着他。20天前,学校不再支付医疗费,这个家庭的积蓄很快**光。校方称,尊重生命,也要维护学校利益。双方就赔偿问题仍在协商。

2014年的最后一天,大街小巷弥漫着新年的快**铡18岁的杨子躺在徐州康复医院5楼的病床上,妈妈给他换了一片尿不湿,满面愁容地坐在旁边守着他。

2014年9月12日下午,刚升入高三、还未满18周岁的杨子从睢宁县文华中学教学楼4楼跳下,脊柱两节断裂一节粉碎。如今3个半月过去了,杨子的下肢依然没有多少知觉,即使被子没有盖上,他也感觉不到冷。

20天前,学校不再支付医疗费,这个家庭的积蓄很快**光。校方称,尊重生命,也要维护学校利益。双方就赔偿问题仍在协商。

■杨子

一次罚站留下心理阴影

杨子回忆起自己跳楼的原因和经过,显得很平静,但从语气上能感觉到他内心在翻江倒海。

杨子说,他之所以这么做,主要是和学了美术之后的心理压力有关。

从高一下学期开始,杨子接受学校的动员开始学美术,成为一名美术特长生。****当时说,学美术是考一类本科的捷径,**费也不像想像的那么多,也就1000多元。杨子的理想就是考上一本,便在****的鼓励下报了名。

但真的开始走上美术这条路之后,杨子发现费用比****说的高得多,除了平日要**钱买纸笔等用具外,还交了3600元的代培费,高二暑假补课又交了1100元。而他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收入并不高。

经济上的压力倒还在其次,杨子说,学业上的受挫更让他难以承受。刚学美术的一年多时间内,他在班里是佼佼者,经常被****表扬。今年5月份文华中学被苏豫中学兼并后,换了新的美术****,这位****很不喜欢他的画风。有一次在晚自习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他,还要求他撕了重画。

****说第一遍的时候,杨子没听;说第二遍时,杨子拿出一张纸开始重新画,但****要求他必须将原来那一幅撕了。

“不管画的怎么样,都是我的心血,为什么要撕?”杨子不听,****命令他到楼梯口罚站,和他一起受罚的还有另一个同学。

那天晚上杨子晕倒了,****只是让同学把他送回宿舍休息,也没带他去医院。

这次罚站给杨子的心理留下了阴影,从那以后,他开始抵触美术课,学业一直没有多大的长进。

返校后他就从4楼跳下

2014年9月升入高三后,****高考的压力,一向要强的杨子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。每次回家伸手跟父母要钱的时候,自责像虫子一样一点点吞噬着他的内心。

9月6日至8日中秋节小长假后,杨子感觉身体不太舒服,情绪也特别低落,向****请了3天假。

9月12日吃完午饭后,杨子决定去学校,便对妈妈说:“我没事了,这就打算去学校。你也去上班吧!”

杨子说,那天去学校之前,他已经做好了结束自己生命的准备,因为他的心理压力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,感觉快要崩溃了。

当天下午2时左右,他到达学校,爬到4楼,没怎么犹豫就跳了下去。

摔到地面上的时候,杨子还是清醒的,但腰部剧烈疼痛,下身没了知觉。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,120救护车随后赶到。

在睢宁中医院检查后,医生建议马上送到徐州医院手术。杨子随即被送到徐医附院。

在徐医附院经历了一次大手术、两次感染,杨子的身体情况稳定下来,但下身还是没有任何知觉。两个月前,杨子被转到康复医院做康复治疗。

看着爸爸妈妈都丢了工作来照看自己,20天前学校又停了医**费,家里积蓄渐渐**光,杨子开始后悔了。

“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快点站起来,让父母不那么痛苦、操心。”杨子说。

■妈妈

学校突然把医**费停了

杨子躺在病床上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,妈妈汤女士一直在一边安静地听着。

“杨子从小就很懂事,从不让大人操心。在我们眼里他是个很坚强的孩子,根本没想到会出这种事。”汤女士说,“杨子上高中后一直住校,每周回来拿一次生活费,我们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流露过经济上的压力,他在学校有什么事也跟我们说。”

杨子最经常对妈妈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一定要考上一本。”

汤女士总是安慰他:“孩子你能考什么样就考什么样,尽力就行,别太逼自己。”

9月12日那天下午,汤女士去上班,没带手机。下午3点多钟突然有个亲戚慌里慌张地来找她:“快走,杨子在医院了。”

一路上,亲戚始终不说杨子出了什么事。汤女士到了医院才知道儿子从4楼跳下来了,看到儿子的伤势,她和丈夫都吓瘫了。

汤女士说当时学校的领导也跟了过来,还安慰她说:“你放心,我们一定负责到底,把孩子治好为止。”

“我当时对校领导说,没有别的要求,就是想让孩子能站起来。”汤女士说到这里,眼泪止不住哗哗往下掉。

为了照顾杨子,汤女士的丈夫把工作辞掉了,已经没有任何收入。然而就在20天前,学校突然把医**费停了,现在每天七八百元的费用,家里的积蓄很快就**光了。杨子的爸爸不得不回去找工作。

汤女士更为担心的,是不知儿子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,杨子到现在连大小便都不自知,一直要用尿不湿,双腿对很大的外力有一些知觉,但对冷热还没有感觉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